韩国铁路行之二

缘起

去年到了韩国庆州,在游览良洞民俗村的时候,发现村子的入口处有一个小站,名叫良子洞,没有站房,只有杂草丛生的站台和孤零零一条单线铁路。我以为是条废线,还到铁轨上拍了照片。但当我到了村里,却听到了火车经过的汽笛声,想想还是有一点后怕的。回来后查了点资料,知道这条铁路叫做东海南部线,连接了浦项、庆州、蔚山和釜山几个城市。庆北的景色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这次去韩国准备乘坐火车多走几个地方。做计划时看到,东海南部线正在进行改造,要开通釜山至浦项的广域电铁。新线将绕行新庆州站,庆州站附近的旧线不知道未来命运如何,因此想在改造之前走一次这条铁路,在车上观览庆北的美丽风光。

有了这个想法后,就开始查阅火车时刻表制定计划。韩国铁路 Korail 官网上有 Excel 格式的列车时间表,但是用起来感觉不太方便,后来搜到了KORAIL時刻表这个日本博客,把时间表按日本的习惯改造了一下,还制作成了PDF,真是功德无量。最后确定了一个为期三天的铁路周游行程。

木浦

旅程的第一天就遭受打击。天降暴雨,航班延误,在机场看了一天海,到达仁川已经是晚上八点多,原定在木浦逗留的计划自然无法执行。看了下时刻表,坐地铁到龙山的话,大概还能赶上最后一班无穷花夜车。紧赶慢赶,总算及时到达龙山站,1411 次无穷花列车还有十几分钟发车。连忙去换铁路通票 KR PASS,再用它指定席位出票,在开车前五分钟上了车。

无穷花是韩国等级最低的客车,然而体验比中国的硬座好得多。二等车厢定员 72 人,比和谐号动车二等座还少,座椅也很舒适,可以换向和调整靠背,睡一晚上没什么问题。龙山和永登浦上车的乘客较多,但过了水原车厢就基本空了,没多少人像我这样坐全程的。于是换到了最后一排给随身的电子产品充电、睡觉。到达木浦的时候天还没亮。到站外简单走了走,在站里盖了车站章,除此之外也做不了什么事了。

乘最早的 KTX 502 次回龙山。上车后发现这节车厢名为二等,却只有 32 个座位,顿时感觉自己中了彩票。KTX 前后有三个型号的列车。最老的车型采用法国技术,座椅舒适度一般,座位空间狭小,车厢里光线偏暗,便利设施也不够好。之后由韩国开发的车型被命名为山川。比起初代车,KTX 山川无论是性能还是舒适度都显著提高,增加了多种便利设施,一般席定员从 60 降到了 52,还有一节同伴席车厢,定员只有 32,要知道特室的定员也不过 30 而已。而这趟车我买到的恰好就是这节同伴席车厢。坐在空旷的车厢里,看东方升起的朝阳,非常惬意。502 次列车到达益山站后,与丽水开来的 702 次重联为一列,整个重联过程自动化进行,用时不超过一分钟。

回到首尔后坐地铁前往景福宫,准备参观青瓦台不提。

益山 大田

下午乘坐新村号 1155 次列车经长项线前往益山。战后二十年,韩国农村依然处于落后和贫穷的状态,农民的生活和战前相比没有什么改善,城乡差距反而越来越大。为了拉近乡村和城市的距离,让农民也搭上高速发展的快车,1970 年,当时执政的朴正熙政府发起了新村运动,旨在改善农村居住条件,兴修水利和交通,提高农民收入。经过八年的时间,韩国农村旧貌换新颜。为了纪念这场运动,韩国将当时的超特急列车观光号改名为新村号。在 KTX 开通之前,它一直是韩国最高等级的列车,是往来京釜旅客的最快选择。然而随着 KTX 的运营,新村号的运行区间不断缩减,在电化线路上,被新开行的 ITX 新村号取代,而在非电化线路上则被降格为无穷花号。目前仅在长项线上还有新村号往复运行。预计在 2018 年,新村号将结束它的历史使命。

虽然等级比无穷花高,但新村号目前使用的客车比无穷花还要老旧,车里弥漫了挥散不去的柴油味。座椅倒是非常舒适,车厢门居然是红外感应自动开关的。长项线始自天安,向西南方向延伸至黄海边,穿过沿岸地区一直通到群山,再向东终到益山。我到咖啡车买了一瓶饮料,在车窗边坐了一个下午观景。一路上在韩国乡间穿行,整洁的村庄、翠绿的稻田,四十年前的运动留下的遗产,至今仍被人们享用。到了港口城市群山附近,终于可以看到黄海了,天空中掠过白色的海鸟。

韩国农村景色

快到终点时看了下表,列车晚了大概 6 分钟,让我紧张起来,这样下去很可能赶不上去全州的火车。到站之后立马跳下车,直接上楼梯找全罗线方面的站台,但当我飞奔到站台上时,只看到渐行渐远的车尾。下一趟去全州的车要一个小时以后,只好改变计划,乘坐最近的一趟车去大田。

大田是湖南线和京釜线的分歧点所在地。湖南线方面的车停靠在西大田站,京釜线方面的车则在大田站,两站之间相距 5 公里。体验了一下大田地铁,从西大田十字路口站前往中央路站。从中央路出来就是繁华的商业街,在这里品尝了有名的圣心堂西点。旁边是 SKY ROAD 步行街,像北京的世贸天阶一样,头顶是巨幅屏幕,没有屏幕的地方装饰着霓虹灯组成的网。继续往前,过桥,来到中央市场。晚上的市场,大部分店铺已经打烊,但也有卖粉肠的小摊还在营业。看来无论哪里,夏夜最爽的事情,莫过于露天摆张桌子喝酒吹牛了。步行到大田站,乘 KTX 818 次回到首尔。这趟车是编号 12 打头的山川号,也就是所谓的新型山川,除了性能的提升和改进之外,它取消了同伴席,增加了定员人数,换句话说,多赚些钱。

大邱 浦项

回到首尔之后,乘坐无穷花 1227 次夜车前往釜山。列车走行韩国最大的交通动脉——京釜线。比起去木浦的列车,这趟车的乘客明显多了不少,而且相当一部分乘客是坐全程的。在车上睡眠质量很好,醒来的时候已经进了釜山市区。列车晚点了十分钟左右,对于我来说,适当晚点一些反而更好,就能减少一点在釜山站发呆的时间了。

乘 KTX 102 次列车前往东大邱,这趟车就是初代 KTX 了。从东大邱站乘地铁前往中央路站。和大田一样,大邱的中央路也是主要的商业中心。清晨的中央路很安静,商店都还没开门,谁能想到 13 年前的一个早晨,这里发生了震惊世界的地铁纵火事件呢。这起事件中共有 192 人丧生,促使韩国和其他国家开始检讨地铁安全。一个明显的改变就是,首尔地铁车辆里面的座椅都换成了不锈钢材质,其他构件也尽量选用不可燃材料。

往东走,先后到了 228 纪念中央公园和国债报偿运动纪念公园,从名字就可以看出来,这两个地方大概相当于中国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。228 运动是指 1960 年 2 月 28 日,大邱市的高中生为了抗议选举不公正而爆发的示威。228 运动以及之后的 419 革命,最终促成了李承晚倒台,但不到一年之后,朴正熙就通过政变上台,开始了长达三十年的军政府统治时期。国债报偿运动则发生于 1907 年。当时的大韩帝国向日本借了大量外债,经济上对日本依赖越来越强。对此感到担忧的大邱商人号召国民停止吸烟,将省下来的钱集资还债,以维护韩国的经济自主权。虽然募集了一定数量的资金,这一运动以失败告终,也没能阻止接下来的日韩合并。

回到东大邱站,准备前往浦项。乘坐的 KTX 801 次列车晚点 12 分之多。它与去晋州的 403 次重联运行,在东大邱解编成两列,分道扬镳。坐了两次重联车,都是很有意义的体验。浦项站是在郊外建的新站,老站同连接老站的一部分东海线铁路已经废弃。浦项是个大港口,也是重要的工业城市,有著名的 POSCO 浦项制铁。乘公交车前往迎日台浴场。也许是因为附近就是港口,这里的海水有些污染,长了许多海草,沙滩也不是很干净。附近有些客船停泊,还竖着个广告牌,似乎是说这里可以搭船去独岛。剩下的时间,就在附近的咖啡馆消磨掉了。

庆州 东海线 釜山

终于到了东海线了,前面提到过,这是此行最初的愿望。

新村号和无穷花号的绝大多数列车是机辆模式的,一个内燃机车拉着数节客车车厢。以前曾采用过一些内燃动车组,但陆续退役了,现在仍在服役的只有无穷花号使用的 9501 系动车组,又被称为 RDC (Refurbished Diesel Car)。东海线是 RDC 少数的运行区间之一。此次乘坐的 1754 次,浦项始发,终到东大邱,要在庆州换向。使用动车组就省去了机车换挂的作业,大大缩短了停车时间。从浦项站出来,先经过新的东海线,再转到老线上。新线简单粗暴,直接用隧道穿山而过;老线则建在山谷中,风景秀丽,经过良洞时就又看到了熟悉的村落,心愿已了。

庆州站站房模仿传统建筑风格,外面的站名也是用手写体而非千篇一律的印刷字体,另一面则悬着工工整整的“慶州驛”三个毛笔正楷字。这个站大概也是韩国独一份了。

在庆州停留不到一个小时之后继续出发,走剩下的东海线区间。越往南走,离大海就越近。月内至佐川这段铁路,和海只有一条公路相隔。天气非常好,万里无云,海天一色。过了日光站,就到了今年将要开通广域电铁的区间了。可以看到,每个站都还在紧张地施工,站台的装修还没完工,设施也没安装,不知能不能按时开头。不管怎样,改造终究是利民的好事。乘坐的 1754 次和 1781 次无穷花列车上座率都非常高,开通电铁很有必要。

东海岸边的公路

在海云台站下车,坐公交车去海云台浴场。沙滩上全是人,看了几眼就回了。乘地铁至釜山站,釜山地铁的提示音居然是维瓦尔第的四季,让人惊喜。乘 KTX 160 次回首尔,三天的铁道旅行就这样结束。